我们在pick一个怎样的未来?

阅读:   时间: 2018/6/21 10:38:43  【打印】  【关闭

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做什么形象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它。

——摩西十诫

《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两档综艺的爆红以及练习生们身价的暴涨,让不少影视业观察者大呼 “偶像元年”已经到来。其判断的依据大致在于:1.来自各渠道的投票点赞数均非常可观;2.SNH48作为典型的偶像女团运营模式正在各大城市遍地开花。于是,整个景象看起来就好像是:在过去的3-4年里,偶像-粉丝的应援文化终于逐渐成型,而此前SNH48的火爆则不啻为一个信号。

偶像元年真的已经悄然而至,煌然登场?做出判断之前,不妨让我们先行琢磨一下 “偶像”二字的由来。

偶像,idol,如若追溯其希腊词根,其含义指向的是图像或形式。所以,在摩西十诫里,我们会读到“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这里所对应的便是其最基本的含义。但显然,在“偶像元年”以及前面提及的两大综艺节目的语境中,这里的偶像更多地等同于所谓日式偶像(或日韩偶像)——泛指那些由娱乐业所制造出的,往往以音乐团体的形式登台,一心想要赢得爆棚人气,赢得大众关注与粉丝仰慕的年轻艺人(manufactured performers)。

只需严格比照上述日韩偶像的定义就会发现:看似不起眼的,仅仅作为形式的“音乐团体”,却足以在相当程度上成为国内“偶像元年”来临路上的一道颇不狭窄的坎。什么意思呢?一旦我们试图去历数国内流行音乐史上的男团女团时,我们会毫不意外地发现,真正称得上曾经大红大紫的男团女团基本来自港台,如小虎队,如Twins,如SHE。换言之,无论是在港台流行音乐的辉煌抑或衰落时期,大陆本土的流行音乐几乎一直处于某种近乎于停滞的状态。这种状态意味着:仅仅3-4年的时间远不足以堆积出一个足够坚实的“偶像-粉丝”文化所需要的音乐土壤,也不足以让国内音乐产业的积弱之势在短期内彻底翻转,逆风飞扬。

一定有人会问:为什么偶像文化需要音乐土壤的支撑呢?要知道,即便是AKB48这种看上去只是蹦蹦跳跳元气向的女团,也要仰赖秋元康一直为她们写歌。反观SNH48,在成立之初,便是由于无人可以为之量身打造歌曲,而只能大量翻唱AKB48的成名曲,为此颇受日饭圈诟病。尤其是一旦比照日本偶像团体的道路(如Perfume~),就会发现,缺乏音乐土壤和音乐工业支撑的偶像团体往往很难在音乐的道路上走得长远,而作为粉丝的大众亦无机会去见证一个偶像团体在音乐道路上的蝶变。

AKB48AKB48

另一个最为直接的佐证则在于:近年从音乐综艺选秀节目中脱颖而出、大红大紫的偶像新秀,往往并不真正认同自己的音乐偶像身份,往往会在成为偶像之后寻求影视方向的转型。似乎只有这样才算是在娱乐圈真正站住了脚,而不是处在一个随时可能被替代或是过气的偶像位置上。

然而,《偶像练习生》与《创造101》的火爆确是不争的现实。如果随之而来的并非所谓的“偶像元年”,或者说国内目前的土壤尚不足以支撑优质偶像团体的诞生,那么真正到来的到底是怎样的 “元年”?

答案是:人设元年。

人设,是一个我们并不陌生的词汇。我们常常会在有明星绯闻曝出时,看着无数人在社交网络平台感叹“人设的崩塌”。此处的“人设”在很大程度上约等于明星(精心打造)的公共形象。对于此种人设(策略)的使用也称得上由来已久。显然,此“人设”并非“人设元年”之人设。

人设,也即人物之设定,是一个从剧本创作中借来的词汇。原本,在剧本的写作中,主配角的人设会不时根据剧情需要来做相应的调整或虚构;可是“人设元年”到来之后的‘人设”却将占据绝对轴心的地位。也即,剧情的架构和编撰会反过来完全依据人设的特点来进行。唯有如此才能解释:为何我们会越来越多地在新近的综艺和影视剧中看到对整个叙事逻辑的彻底放弃,转而只呈现于人设密切相关或者说只为烘托人设的情节画面。

以《创造101》而言,表面上该节目依然在试图呈现出一个与过往选秀节目相同的“选拔”叙事;可事实上,通过对选拔机制/赛制的修改和更替,作为过往叙事逻辑的“选拔”其实已经不复成立,或者说被空心化了。

在过去那些为我们所熟知的音乐,舞蹈选秀节目中,不论导师与大众评审的权重如何分配,选拔标准的落点始终在于能力,才华等等褒义向的评判标准。而在《创造101》中,导师基本已无选择权,所有的选拔标准和权重都集中于场内和场外的投票。乍看之下,这不过是一次选拔标准(criterions)的替换,还同时兼顾了一种“程序上的公平性”。可是,我们应当察觉,当选拔的标准从抽象的褒义特质向转向具象化的中性载体时,某种意义上我们也就放弃了标准。(试问,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比金钱更为中性的呢?而投票与RMB之间的关系亦不言自明。)

正所谓言由心生,这样一种对于选拔标准的放弃,恰恰可以从《创造101》的核心口号上得到印证。《创造101》的核心口号是什么呢?是pick me, pick me, pick me up!(此处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主题歌旋律洗脑)。翻译过来就是:选我,选我,选我!可同样是选,为什么不是choose,不是select——当然更不可能是elect——而是pick呢?个人以为,这恰恰是因为choose和select的使用语境中常常暗示了一种选择前的深思熟虑——与之相对应的,当我们以能力,才华为选拔标准/导向的时候,我们便需要就选手的表现去做出经过思考的理性判断。但pick却在更多时候显得随意,随机。它更像是一种随性的“摘选”,更接近于逛菜市场或水果店时做出的选择心理:当下此刻,我就是想吃梨,但这并不意味着店里的苹果不好,亦无碍于我第二天则转买苹果。也即,pick对应的”选择“并不需要就抽象的标准做出判断,投票和点赞的人只需要基于自己看到的画面,即时的感受做出反应就好。既公平公正,又至情至性——这大约应该是不少投票者对于自身投票行为的认同所在吧。

有意思的是,《创造101》或许下意识地将pick文化又推进一步:在赛制中设置了为数不少的让女孩练习生相互pick的环节。这样的pick同样是于深思熟虑无关的,因为很多时候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决定(场内投票亦是限制在30秒内)。我们甚至可以认为:这样的赛制设定就是要故意造成pick的随意随机性——观众(投票人)只需要对101个女孩在节目中的个人特点做出即时反应就好。音乐素养与舞蹈能力的好坏高低都不再是投票点赞与否的标准,重点只在于她们的表现有没有在某个瞬间让“我”心动(所谓路转粉)。从而反过来催生一种情感层面的撕裂,以便于在撕裂或是一种类似于悲剧的节目效果中去呈现和揭示练习生个体的人设特征。

在“人设”这个话题上,一定会有人拒绝接受《创造101》的前11位练习生的个人特质特征都是节目组事前设计好的;并坚信节目上所呈现的一切都是选手的真情流露。可是,就像我们能从美剧《Unreal》中看到的那样:任何一个真人秀属性的综艺节目都是有台本设计的,都充分地仰赖于后期的剪辑。不同节目之间的差异只不过是控场程度和人设与后期配合度融洽与否的区别。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场景画面都是人设的展开,都是节目效果;而这恰恰是因为没有一个节目组能做到如此全知全能——至少《创造101》中sunshine组合的集体退出就很可能是节目组未能料想到的。于是,接下来问题就变成:具体的人设从何而来?

正如日本文化学者东浩纪在《动物化的后现代》中所指出的:日漫作品中对大叙事的取消,其背后是所谓”资料库”的出现。而其最为典型的例证莫过于同人漫画的出现——所谓同人,即是保留原作动漫中人物的所有特征——如身高,外貌,性格,特殊技能等——而创作一条新的故事情节线。显然,所谓“资料库”便是所有这些散落于大众文化(mass culture)中的特征元素的集合;而一定数量特征元素的集合便足以撑起动漫作品与综艺影视中的人设了。

因此,如果需要从操作层面来重新定义“人设”的话,那么我们不妨把当下的“人设”看作是对 “流行元素”的巧妙整合。举例来说,我们既可以将萌,甜美,长腿,霸气这样的元素分配给两个不同的女性角色,亦可以根据需要或策划判断来把“霸气”变成“时不时霸气爆发”后整合到单个女性角色之上。对于人设元素的整合而言,流行或广泛的接受度是各元素进入“资料库”的基本条件,而整合的标准则只有一个:如何最大程度地赢得目标受众的欢心,激起他们的代入感。

值得提醒的是:东浩纪在书中提出的“资料库”乃是一个概念层面的资料库,是一个隐喻,而并不对应某个具体的用于动漫创作的数据库。相应的,国内目前也并不拥有一个或若干“人设资料库”专来供综艺影视策划调用。只是,随着我们的每一次点赞投票都被现实中的数据库所记录,日常生活中的每一次浏览,每一次消费,都在互联网上留下记录;那么,一个以虚拟数据形式存储于服务器的人设资料库倒未尝不是不可能在未来变成现实。而这,也是为何当下被划归于国内的“人设元年”。

辅之以当下技术的发展,人设元年的来临却极有可能暗示着一个恰恰抹杀了“创造”的未来:一切都是基于资料库/数据库的制造和生成(generating),一切都是基于受众需求的量身打造。而如果有所谓“人设末年”的话,我想大概会是跟《黑镜》第一季第二集一模一样:个人的任何行为,包括过激的反抗行为都被解读,拆解为人设的元素。即便是自杀,也都可以被视作是人设的修改。

所以,当我们一边通过点赞投票为101女孩(的人设)呐喊助威,一边在朋友圈与弹幕中陷入自我感动的狂欢时,我们究竟在试图pick/“创造”一个怎样的未来?


Top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