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白领的话语权正在崛起

阅读:   时间: 2018/3/20 15:04:39  【打印】  【关闭
“女性、中产、白领”这个群体在网络舆论场中日益活跃并,形成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

“女性、中产、白领”这个群体在网络舆论场中日益活跃并,形成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

  最近两个热点话题引发了很大的讨论,一是伴娘柳岩被捉弄引发的事件,一是和颐酒店女生被袭事件。一个引发了连续数天的舆论激辩,一个引入的舆情让媒体惊呼热点进入“十亿关注”量级的时代。两起事件的火爆,有很多原因,比如第一起事件有娱乐元素,第二起事件牵动起公众极大的不安感,形成情绪的井喷。但深入分析两起事件的传播,可以看到一个共同的推动元素,就是女白领话语权的崛起。

  这两个事件有着显著的标志意义,见证着“女性、中产、白领”这个群体在网络舆论场中的高调登台亮相,从松散的潜水变为密切联系的显性群体,日益活跃并紧密抱团,形成舆论场中一个不可或缺的活跃力量。她们在日常话题中潜水,密切关注与女性权益相关的话题,在相关热点中积极设置议题,主张本群体的法律权利和群体诉求,狙击性别歧视和日常骚扰,推动事件朝着有利本群体方向发展。不只这两个事件,从剩女、我可以骚你不可以扰、抨击直男癌等话题中,都可以看到这个群体的日益显性、抱团并强势,在对热点的追踪上有着极强的女性韧性,比其他职业群体更有粘性和凝聚力。

  从我的观察看,柳岩被捉弄的视频传出后,情绪反应最激烈的就是这个群体,她们强烈地被戳痛了,产生了强烈的受害者共情共鸣感。我与一个女白领朋友讨论过这个话题,她坚定地认为这是一种骚扰,男星们的捉弄不可原谅,她说,她也许不那么关心柳岩当时所想,但害怕会在自己的婚礼上成为如此被捉弄的对象。同样,和颐酒店女生被袭事件也是如此:女白领的反应尤其强烈,因为被袭女生太可能是他们自己了,被袭女生的女白领身份在短时间内激起了无数经常出差的单身女白领的共情,因此迅速进入了“十亿关注”的天文数字量级。

  女白领话语权的崛起,是中国社会女权意识崛起的直接体现。随着女性经济的独立和平权观念的普及,加上女性在社会生活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女权主义观念正从少数女性知识精英向普通女性扩散,人数越来越广泛,已经从一种少数人持人的边缘观念跃升为社会的主流观念。这种观念在各阶层都有,在权利意识强烈的女中产白领阶层尤其彰显,她们抗议春晚中的女性歧视,抨击办公室性骚扰,批评招聘中的性别歧视,整理大众文化中那些涉嫌消费女性身体的形态。

  为什么男白领没有成为一种群体和现象,而女白领会呢?因为女白领在弱者身份的认同容易强化一种抱团意识。“男白领”不是一个习惯的称呼,因为男性作为白领的存在,是个体和松散的,也不需要借助“性别群体”去维护权利。女白领因为有较强的弱者身份想象能力,很容易在职场和生活中形成抱团意识,以群体身份去获得关注和力量。

  女白领话语权崛起的另一个原因是,女白领集中在一些掌握着媒体和网络话语权的行业和岗位。媒体、教师、营销等行业,女性在人数上越来越占有优势。就拿我所在的媒体行业为例,新闻系女生所占比例越来越大,上课时一眼望去全是女生,这自然也使媒体中女记者女编辑的人数越来越多。掌握媒体即掌握了部分话语权,当媒体中女性人数不断增长时,自然会外显为一种女性话语权。

  另一个有较大话语权的是教师行业,这个行业中女性似乎也占多数。女生在高考文科方面占有优势,而行业中掌握话语权的又多是与文科相关的职业。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同有“剩”的问题,甚至男比女问题严重多了,可剩女问题却比剩男问题在舆论场上更容易得到关注,这背后就是女白领的话语权。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女性的弱者形象更容易赢得同情和关注,以女性为形象的标签有着一种直观和感性上的共情力(你会想起你的母亲,你身边的女人),这使女白领的诉求更能在舆论空间提起议题。所以,公共事件中的女性形象,很容易成为舆情的引爆点,如邓玉娇事件、京温商城事件等等。


Top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